十景缎 第八十八章      
赵婉雁大为惊喜,叫道:「向大哥,向大哥,你醒了吗?」向扬嗯了一声,低声道:「这是那儿?」想要起身,却动弹不得,这才知道给 人点了穴道。慕容修见他不动,也已知晓,弯身在他任脉数穴拍下,向扬身上穴道立解,真气更大为畅通。   赵婉雁上前扶起向扬,柔声道:「向大哥,你觉得怎么样?会痛么?」   向扬微笑道:「有些累罢了。」他在疗伤中屡受打扰,虽然于身无害,却也没收到多少成效,此时倒真是颇感疲倦。   慕容修冷冷地望着向扬和赵婉雁,道:「小子,这是你的女人?」赵婉雁听他出言不雅,微觉腼腆,脸上一红,悄悄低下头去。向扬微笑不答,轻轻搂住赵婉雁柳腰。慕容修哼了一声,喃喃说道:「他妈的,你们这两个师兄弟,当真有这么好运,遇着的丫头都这么死心塌地的? 」赵婉雁更是害羞,压低着头帮向扬整理衣服。   向扬见慕容修神情有异于前,彷彿心头郁闷,却又颇有凶狠之意,心道:「慕容兄不知遇上了什么事,竟变得如此?」当下也不多想,说 道:「慕容兄,你也来助一臂之力,真是再好也没有了。」慕容修嘿了一声,道:「助什么一臂之力来着?」向扬道:「任师叔被龙驭清囚禁 在长陵地宫,我们跟巾帼庄四位庄主一同来救,慕容兄不知么?」   慕容修脸色一变,道:「你们要打进长陵地宫?其他人呢?全部攻进去了?   你怎会在这里?「向扬说道:」那龙驭清先打到了客栈来,我跟文师弟挡了一阵,师妹、韩师兄和石庄主她们趁机都赶往长陵去了。「慕 容修一瞪眼,道:」哪里冒出来一个姓韩的?「向扬道:」便是我二师叔韩虚清的儿子。「慕容修冷哼一声,又道:」瞧来你伤得可不轻哪。 「向扬道:」休养一阵便不碍了。慕容兄,你武功卓绝,这长陵之行,盼你多加援手。「   但听狴犴太子断断续续地呻吟了几声,双手在地上乱扒几下,已然伤重气绝。   慕容修侧头看了看,冷笑几声,朝向扬说道:「长陵是吧?好极了,我就去大开杀戒。你伤成这样,也不必跟来了,待在这里,多少还有 自保的力气罢。嘿嘿,我可要杀个痛快!」说着以衣袖擦净长剑血迹,还剑入鞘。   长剑入鞘之际,向扬瞥见慕容修右手少了食指,不禁微怔,但武林中人身负伤残,所在多有,也不便多问,心道:「慕容兄方才神色不大 对劲,莫不是遇上了厉害对头,未能取胜,才负了此伤?」他仅是心里稍加臆测,倒无意探知实情如何,只当作没注意到。却听慕容修长啸一 声,展开大步,向北拔足疾奔,啸声有如暴风呼号,渐渐远去,仍然令人心惊。   向扬见得慕容修离去,这才说道:「婉雁,这是那儿?怎会到这里来了?」   赵婉雁怔了怔,道:「你当真都不晓得吗?」向扬道:「我专心运功疗伤,便听不到、看不见,确是不知出了什么事。」赵婉雁嗯了一声 ,道:「原来是这样,难怪……难怪你都不出来了。」向扬道:「怎么?发生了什么事吗?」   赵婉雁便将龙驭清如何找进房来,企图诱出向扬,而后白虎赶至,逃离京城,遇到蒲牢、狴犴两人,慕容修正好来到,种种事由,一一说来,听得向扬一阵心惊,咬牙切齿地道:「龙驭清这狗贼!」赵婉雁见他满脸愤怒,怕他在重伤之余,于身体不妥,连忙道:「向大哥,你先 别气,我…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」   向扬歎了口气,低声道:「婉雁,我才回来,就拖累了你,真是过意不去。」   赵婉雁轻轻按着他的手背,柔声道:「向大哥,你不要这样说,有你在身边,我什么都不在意的。」向扬望着她温柔爱恋的眼神,不禁大 为感动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微笑道:「可惜我现下没什么力气,不然真想紧紧抱你一下。」赵婉雁脸现红晕,低头微笑,柔声道:「别说太 多啦,向大哥,你先好好休息,等你身体好了……」说着轻轻抿嘴,不好意思再说,双颊如火,不胜娇羞。   向扬微微一笑,道:「既然如此,我可得快快养好伤了。」赵婉雁回以一笑。   向扬催动内息,转了三转,慢慢凝聚真力。赵婉雁忽道:「向大哥,你这样疗伤,一定要不能听、不能看吗?」向扬一听,知她担心重演 旧事,当即笑道:「这样做比较容易调养真气,换其他法门也是可以的。」赵婉雁微笑点头。当下向扬凝神静气,心无挂碍,以默守中气之法 调息吐纳。小白虎四下走动,观察週遭动静。   这边向扬方脱险境之时,文渊正疾奔赶向长陵所在的天寿山。他一路躲开城中皇陵派眼线的追查,出城之后,便逕往西北而行,心道:「 师妹她们不知是否已抵达长陵?所谓地宫,莫非位在地底?龙驭清不知在长陵设下了什么準备,到了天寿山,可得多加小心了。」   那天寿山原称黄土山,至明成祖朱棣易名天寿山,建构长陵,大明后代皇帝陵寝均坐落于此。文渊纵马来到,远远望见石牌坊,心道:「 再往前行,便有皇陵派守卫及长陵亲军镇守,可不能明目张胆的过去。」当即下马,施展「御风行」   轻功,绕过石牌坊、大红门,于神道一恻悄然疾行,过了一座双檐碑亭,一对对石人石兽映入眼帘,庄严肃穆。   文渊脚下不停,无暇观赏石像雕工,连过三十六座石像,一路奔到长陵陵门,忽听两旁劲风声响,两道兵刃拦至身前,乃是两根钢杖,分 持在两名黄衣大汉手中,来势猛恶之极。文渊身法从心所欲,进退自如,一见阻挠,前奔之势立时折返后飘,两根钢杖先后落空。   两名大汉见了他显了这一下高妙轻功,甚是惊异,正要纵声呼叫,文渊又已猱身攻上,双掌使出「蝶梦游」功力,左掌搭在右边一人的钢杖上,右掌按住左首大汉的钢杖,双手交错一带,两名大汉被他柔劲一引,两根钢杖「噹」地互击,当场震得两人四条手臂麻木不仁。两人不 及惊愕,文渊双掌连拍,分别击中两人「紫宫」「华盖」二穴,两条大汉气息一闭,立时昏厥过去。   文渊料理了两名敌人,心道:「再往前走,防备想必更加严密,然而一路不见师妹她们,应当都已潜入,那么我也该能到达地宫。」   可是地宫究竟位于何处,文渊却也全然没个头绪。长陵建构宏伟,稜恩殿面阔九间,进深五间,文渊在殿中绕来绕去,先后避开了十来名 皇陵派守卫,依然不见有可通往地下的门户。   文渊索性直接通过稜恩殿,再往后行,进了第三层院落,便是一座重檐歇山顶的方形高楼,即是明楼。他悄悄走近楼前,只见正面檐下悬 着石匾,上书「长陵」二字,楼前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尸体,瞧服饰都是皇陵派的守卫。文渊心中一喜,暗道:「这地方既然有皇陵派的重 重护卫,说不定便是地宫入口所在。」   当下文渊拔剑在手,圈转长剑护身,纵身进了明楼,不见其中有人,楼中一座石碑,碑额刻着「大明」二个篆文,碑身则刻「成祖文皇帝 之陵」。   地宫入口,位于明楼后方,石门大开,竟然全无防备。文渊停下脚步,暗道:「这是石庄主她们顺利攻入,还是皇陵派的请君入瓮之计? 也罢,今日本就是要深入虎穴,所谓疑事无功。」当下打亮火折子,走了进去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风月大陆 第七章 意外连连
评论加载中..